1. 首页
  2. 名画展示

汉宫春晓图

汉宫春晓图》是明代画家仇英创作的一幅绢本重彩仕女画,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是中国重彩仕女第一长卷,绢本重彩,尺幅很大,37.2cm×2038.5cm,作为装饰性绘画来说属于巨制。汉宫春晓是中国人物画的传统题材,主要描绘宫中缤妃生活。

汉宫春晓图

《汉宫春晓图》是仇英平生得意之作,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,亦被誉为中国“重彩仕女第一长卷”。

画作内容

《汉宫春晓图》以春日晨曦中的汉代宫廷为题,用长卷的形式描绘后宫佳丽百态;画中后妃、宫娥、皇子、太监、画师凡一百一十五人,个个衣着鲜丽,姿态各异,既无所事事又忙忙碌碌。其中,亦包含有画师毛延寿为王昭君写像的故事。

除却各仕女群像之外,亦融入各种文人式的休闲活动:包括妆扮、浇灌、折枝、插花、饲养、歌舞、弹唱、围炉、下棋、读书、斗草、对镜、观画、图像、戏婴、送食、挥扇等。

画作自右往左依次为:

最右方的宫廷外景,晓烟中露出柳梢,花柳点出“春”,晨烟点出“晓”。围墙内一湾渠水,鸳鸯白鹇飞翔栖息。

一宫女领三孩童倚栏眺望水上飞鹇。宫室内两宫女冠袍持宫扇,似待参加仪仗。

一宫女凭栏望窗外孔雀。两便装宫女,一饲喂孔雀,一依傍门后。

户外一人提壶下阶,三人分捧锦袱杂器侍立,一后妃拢手危立,注视宫女灌溉牡丹,牡丹左方一女伴随两鬟,一鬟浇花,一鬟持扇,上方填画屋宇阶棂。

有一树似梨开白花,树下有人摘花承以金盆,有人采花插鬓,有人持扇迤逦而来。再左平轩突出,轩内女乐一组,有婆娑起舞者,有拍手相和者,有鼓弄乐器者,有持笙登级者。轩后屋中两人正在整装。阶下六入围观地下一摊花草,同作斗草的戏,其余两人正匆匆赶来。上方门内两人却罢琴卧地读谱。

正屋一大群人,弈棋、熨练、刺绣、弄儿,各有所事。阶下六人,捧壶携器闲谈。左厢两人弄乐。再左正屋中一人似后妃,画工为的写照。另有十余人拱卫侍从。

最后宫女一人扑蝶于柳梢。柳外宫墙,男卫四人,分立于宫墙的内外。

全卷于一组女乐处分为上下两辑,合为一卷。

创作背景

仇英生活在江南吴浙一带,该地区工商业非常发达,经济发展较为快速,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。依托于当时的经济,文化艺术也随之迅速发展。商贾聚集之地,商品经济发达,绘画需求也应不在少数。明代的社会经济对于当时的文化艺术产生影响是不为过的。同时,明代世俗风气经历了简奢变化,这种变化大约以成化(1465—1487年)年间为界。无论南北方地区,尚奢已成风俗。明代中晚期的社会风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当时的书画交易:奢靡之气影响着消费观念,培养出庞大的消费群体,而长物之好、雅贿之风则制造了消费动机,成为书画交易繁荣的直接原因。仇英出生在明弘治十一年(1498年)左右,正是明代社会尚奢风气的形成和发展时期,他早年接触和浸染在这样的世俗文化之中,对其艺术的创作造成了很大影响。《汉宫春晓图》即是在这样的艺术背景下产生的,其创作时间大约为嘉靖十九年至二十三年(1540—1544年)期间。

艺术鉴赏

主题

《汉宫春晓图》以人物长卷画,生动地再现了汉代宫女的生活情景。其画题即高度概括了绘画的题材与内容:鼎盛与繁华象征的“汉宫”,引人产生无限遐想的“春晓”。在这里,仇英以春日晨曦中的汉人宫廷为题,描绘了宫廷仕女生活的场景,表达了他对宫廷浮华美好生活的赞美。

同时,仇英的审美观念和趣味受了当时文人的影响,主观意趣与自然之境相结合,画面背景有高台楼阁、绿树丛林、潺潺流水、鸟语花香等,整体渲染出娴雅幽然的境界, 处处显示着人们积极向上、热爱生活的人文思想,《汉宫春晓图》即是仇英人文思想的体现。 

形象

此卷《汉宫春晓图》在塑造其人物形象方面最大的特色即是人物与背景相融合,这样既使得整个画作有情节的趣味性,又能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。

图中的众多女性装扮、浇灌、折枝、插花、饲养、歌舞、弹唱、围炉、下棋、读书、斗草、对镜、观画、图像、戏婴、送食、挥扇,千姿百态。整个画作场景全无哀怨悲凉,处处是一种轻松活泼的欢快氛围,各仕女人物姿态从容,欢喜有声。 

构图

在构图上,《汉宫春晓图》的布局安排极富空间感,画中最大特色即房子和院子把画面一分为二。一排排的宫廷房屋从右向左贯穿于画面,但是房屋的一半只露于画面上,没有画出房顶,院子和房屋各占面积的一半,这种构图使得画面的横向空间增大。仕女有的卧于屋内阅读、弹琴,有的在院外赏景、闲谈,他们从屋内走向屋外,从这个房屋走向另一个房屋,从一个庭院转移到另一个庭院,从宫外描写到宫内,整个画面的纵向空间也随着人物的活动拉开,同时画家还通过一些人物细节的生活活动描写使得画面起伏变化,引起了欣赏者流连忘返,产生共鸣。画家在拉动画面纵横空间的同时还不忘使画面丰富起来,画面布置巧妙,人物或坐或立,错落有致,各组人物彼此呼应,使画面张弛有度,富于节奏感。总之,画家在一幅五米七的长卷上构图布置得舒展自如,人物安排的恰到好处,简繁得当。 

设色

在设色上,《汉宫春晓图》以工笔重彩的笔法表现,研雅鲜丽,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氛围。在画面中,画家巧用红色搭配,几乎每位仕女的下裙、头饰、上衣、带子或者衣服边缘以及案板、椅子、栏杆、等一些生活用具上也不同程度配有鲜艳的红色,红色错落有致地显现在画面上,使得画面喜庆亮丽。同时背景后面还配有仇英所特有的青绿山水画法,青绿山水勾勒工整精艳、设色中融和渲染、点皴,透出文雅清新的韵味。红与青绿的配合,再有朱红暖色调的宫殿作大的背景衬托,更使得画面朝气蓬勃、其乐融融。

名家点评

当代画家王君《〈汉宫春晓图〉与〈桐荫仕女图〉之比较》:“既注重情节的趣味性,又注重颜色和人物动作搭配营造出的快乐的氛围。红色的运用使得画面的表现力大大增强,很好地衬托出活泼而热烈的气氛。” 

当代画家张志英《仇英〈汉宫春晓图〉是一幅怎样的画作》:“全画构景繁复,用笔清劲而赋色妍雅,林木、奇石与华丽的宫阙穿插掩映,铺陈出宛如仙境般的瑰丽景象。除却美女群像之外,该图复融入琴棋书画、鉴古、莳花等文人式的休闲活动,成为仇英历史故事画中的精彩之作。”

后世影响

《汉宫春晓图》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,被誉为中国“重彩仕女第一长卷”。 

影响

《汉宫春晓图》是仇英平生得意之作,在中国重彩仕女画中也独树一帜,独领风骚,甚至成为当时仕女画的时代典范,对后来的仕女画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在《汉宫春晓图》中,仇英将自己的青绿山水和亭台楼阁技法作为仕女画的背景,增加了画面的生活情趣,以及将古人法度和明代风格融合在一起,追求文人的古雅蕴藉,形成仇英自己独具风格的一派仕女画创作,成为明代工笔人物画的典范。对明代人物画有挽衰振弊之功,对后来的尤求、禹之鼎等人都有直接的影响。

历史传承

《汉宫春晓图》大约于嘉靖十九年至二十三年(1540—1544年)间创作完成后,经由明代收藏家汪爱荆等人所鉴藏,后于隆庆初年被项元汴所购得;至清代时,于康熙五十二年(1713年)三月,作为恭庆康熙六十大寿的贺礼进入清宫廷,著录于《石渠宝笈》卷十五。现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作者简介

仇英(约1498—1552年),字实父,号十洲,江苏太仓人,居吴县(今苏州)。明代画家。与沈周、文征明、唐寅齐名,为画史上“明四家”之一。存世画迹有《汉宫春晓图》、《桃园仙境图》、《赤壁图》、《玉洞仙源图》、《桃村草堂图》、《剑阁图》、《松溪论画图》、《桃花源图》、《仙山楼阁图》、《莲溪渔隐图》、《桐阴清话轴》、《秋江待渡图》等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书画问答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pask.cn/archives/617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8539915370

书画艺术交流点击:书画交流群

邮件:gyw.family@foxmail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