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名画展示

中国十大经典名画《步辇图》

“谁的梦向天阙,冷月边关。狼烟走牧笛来,不见大漠荒原。谁的爱,让天下万方奏乐,金银散人心聚,还看绿水青山。”一曲贞观长歌回荡在历史的天空,一幅《步辇图》再现了辉煌的经典时刻。

中国十大经典名画《步辇图》

公元640年(贞观十四年),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件载入史册的重大事件:吐蕃王(今西藏)松赞干布仰慕大唐文明,派使者禄东赞到长安通聘。唐代画家阎立本作为历史事件的亲历者,在《步辇图》中用铁线描的手法艺术化地记录了重要的事件。《步辇图》是唐代人物画,是现藏故宫博物院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。绢本,纵38.5厘米,横129.6厘米,作品设色典雅绚丽,线条流畅圆劲,构图错落富有变化,为唐代绘画的代表性作品,具有珍贵的历史和艺术价值。

中国十大经典名画《步辇图》

首先从构图上说,《步辇图》是全景式构图,散点透视。画面以中轴线为界,将人物分左右两组。画面右面是乘坐步辇的唐太宗和侍女,左边是吐蕃使者禄东赞和引荐人员。右边的唐太宗头戴幞头(幞头是一种包裹头部的纱罗软巾,是古代男子普遍的服饰),身穿黄色皇服,脚着黑色朝靴,盘腿端坐在步撵之上。画面中的唐太宗蓄着八字胡须,威严高大,面目俊朗,目光深邃,神情庄重,充分体现了一代明君的风范和威仪。围绕在唐太宗身边的九位侍女,均穿红白相间齐胸襦裙,脚着红绣鞋。其中有两位一前一后手抬步辇,头微低,似乎有些吃力,有四位侍女围绕在四周服侍,有两位侍女手持宫伞分站太宗身后,另一位侍女擎伞盖为太宗遮阴纳凉。

中轴线左边的画面:第一位人物头带幞头,身着圆领红袍,手持笏板,脚踏黑色朝靴。从他的洛腮胡须可以判断出,他有胡人血统,再加上手持笏板,可以判断出他是负责引荐的典礼官或礼仪官。中间这位髡发头戴发箍,身穿圆领团花的有联珠纹锦袍的人,十分具有少数民族特征,他就是吐蕃使者禄东赞。只见他双手拢于袖间,神态十分谦恭,敬畏却显得不卑不亢,他的腰间挂有类似水袋或者磨刀石一样的东西(可以想象禄东赞在来长安的路途上的艰辛)。禄东赞身后跟随一位白衣侍从,这就是通译者。

在中国绘画史上,尤其是早期的人物画中常常使用对比和衬托的手法。画作左边的三位男士依次排开,井然有序,没有任何装饰,在规矩中略显拘谨;右边是以唐太宗为中心的人物群,侍女们神情卑微,或侧或立,自然流畅。衣带飘飘的迎风招展刻画出来一种充满了柔情、安详、和善的情调。左右两边对比鲜明,尤其是翻译官的谨小慎微、诚惶诚恐和仕女们神情自若、仪态万方的表情更加突显了太宗居高不傲,至尊至贵的君主风度。画家遒劲坚实的铁线描甚为精练,奠定了唐宋铁线描的基本形式,设色仅以红、绿、赭、黑等几色,简约浓重,和谐自然。全卷完整的保留了初唐时期人物画的风格。《步辇图》不设背景,结构上自右向左,由紧密而渐趋疏朗、重点突出,节奏鲜明。

从绘画艺术的角度和绘画技法上看,阎立本把技巧运用的相当纯熟,衣服纹理和器物的线条勾勒的十分细致圆转,流畅中带着坚韧,人物的举止神情刻画得栩栩如生。对人物的性格和心理刻画的丝丝入扣。做到了南朝谢赫《古画品录》中突出的“六法”中最重要一法—“气韵生动”。画卷设色浓烈,红绿色块对比强烈,极具韵律感,却不失沉着稳重又富丽的气息,用色上也讲究呼应。如画面左边礼仪官身上大块的红色与右边宫女身上小条红色,伞盖上的红色及对比又呼应,增加画面的统一性。太宗身着黄色的长袍与身边宫女浅色上衣的色彩在明度上形成对比,犹如众星拱月,突出了重要人物。

我们知道《步辇图》是唐初期,唐太宗接受吐蕃使者禄东赞为原型进行创作的。殊不知,当时的松赞干布平定叛乱,开创了统一的吐蕃王朝,受唐朝社会的影响松赞干布从政治,经济,文化,军事等方面进行改革取得了重大成果,并且吐蕃借鉴唐朝向封建社会过渡。松赞干布曾多次派使者向唐朝求婚都未能如愿以偿。638年他又派遣使者向唐太宗求婚。与此同时,他还带领20万军队攻打唐朝松州(就是现在的四川松潘),施压于唐朝,被唐朝打败。他明白必须与唐朝诚心诚意修好,640年派禄东赞到长安谢罪,再次提出求婚。处于节节胜利阶段的唐太宗为大局着想,“这世上最难的事,莫过于低头,可是要成大事,不低头行吗?”他清醒地意识到,吐蕃对唐朝西部边界威胁极大,所以答应了松赞干布的请求。决定从宗室中选择义女,封为文成公主,嫁给松赞干布。因此《步辇图》不仅具有艺术性,还有很强的历史价值。他是唐与吐蕃友好交往的见证,体现了汉藏和睦,民族大团结的主题。

从色彩上讲,这幅图的场景是一个喜庆的场面。根据我国的传统习俗,喜庆的场面通常由红色装点基调。这幅图作者为了突出这一特点,特地将典礼官——位于画面正中间的轴心人物画成红色。这样做的目的既可以一上来夺人眼目地突出红色,又不会太突兀得难于接受。因为按照习俗,禄东赞来自西域,服饰多以网状彩绘织成,很少有一整块同样颜色的衣服。再者,由于红色代表正气,代表恢宏的气势,理应当由中原大唐朝独享,而非喧宾夺主地给吐蕃穿戴上。其次,唐太宗也不合适着红装,一者皇上为至尊天子,然而能够与尊贵相配的颜色只有黄色;二者红色由皇上穿戴,不免显得皇帝过于轻浮,不够稳健睿智。另外,只有典礼官一个人是红袍在身,未免显得孤零零的,仍然显不出喜庆的气氛。于是作者巧妙地利用了晁盖顶,和宫女服饰的配色,映衬出一团祥和、喜庆的气氛。

“谁的梦为江山,盘点冷暖,日月歌天地鼓,了断风雨恩怨。谁的爱情未了,古今流传,乾坤和,百姓乐,迎来太平人间。”唐太宗以亘古未有的气度,睿智卓越的处事,换来了万方奏乐,赢得了太平人间。《步辇图》无论是在创作内容、人物造型、表现技法、环境描绘还是在画面布局,人物的造型、设色、用笔等方面,都给后人启迪,显示了画家的深厚功力和高超的绘画技艺,堪称中国绘画史上的经典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书画问答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pask.cn/archives/62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8539915370

书画艺术交流点击:书画交流群

邮件:gyw.family@foxmail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